当前位置>>首页 >> 学苑书香>>漫步经典>>红色经典

石钟山:《最后的军礼》第十五、十六章

2017/9/28 10:27:16 来自读书369
 
第十五章

  赵大刀是在解放天津的战斗中负的伤。那是一场不大不小的外围战,四野的部队从大势上已经把天津合围了。被围的敌人困兽犹斗。天津外围冀县郊区的一个山头上,赵大刀率领着连队和敌人展开了拉锯战。几个回合下来,山头就被夺下来了。敌人撤退了。

  当时四野的布防犬牙交错,和敌人胶着在一起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四处开花,这仗就打得有些乱套了。

  战地医院设在一个山坳里,赵果在战斗打响时,一直站在山坡上,挺着肚子,指挥担架队往下抬伤员。谁也没有料到,这股敌人的逃兵,单元 扑向了没有多少战斗力的野战医院。赵果站在高处,第一个发现了敌人的溃军。她拔出腰间的枪,冲山下大喊:警卫排,警卫排――

  她一边喊,一边打响了手里的枪,想通过枪声向医院报信。这一开枪不要紧,她就和敌人真正交上了火了。警卫排也随后冲上了山坡,一场阻击战就此打响了。

  野战医院开始撤退。抬伤兵,搬运药品,一时间仓促得很,也狼狈得很。

  赵大刀率领一个连的士兵,正在追赶这伙逃兵,逃兵却没头没尾地和赵果他们交上了火。这股敌人的确也晕了头,他们要知道这里有四野的部队,早就绕道跑了。

  赵果的枪一响,他们误以为又进入了四野的伏击圈。前有伏击,后有追兵,绝境中的小股敌人就变得疯狂了。

  赵果带领着医院的警卫排,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,只能死拼了。阵地后面就是医院,地里有一大批等待救治的伤员敌人明显感到这股阻击力量并不强大,于是拼命往前冲。一时间,阵地上狼烟四起。

  赵果手枪里的子弹射光了,就抓过牺牲战友身边的枪。警卫排长发现了赵果,奔过来,命令道:赵果同志,你快撤下去。

  赵果也火了,冲警卫排长喊:你别管我,阵地上多一个人,就多一份力量。

  说完,又埋头射击。

  警卫排长认识赵果,知道她是师长的老婆,又挺着大肚子,万一有个好歹,如何向师长交待。他一挥手,叫来了两名战士,命令道:把她拖下去。

  两个战士就来扯赵果。赵果真急了,吼了一声:你们有能耐去对付敌人,别管我,我自己走。

  说完,她真的站起身,却没有放下手里的轻机枪。

  她离开了主阵地,悄悄绕到敌人的侧面,开始了射击。

  敌人发现了侧面的进攻,于是调转火力,向赵果发起了进攻。赵果毕竟人单势薄,很快就招架不住了。敌人蜂拥着上来了。

  赵大刀听见了前面的枪炮声,很快就判断出是野战医院的方向。他明白,野战医院只有一个排的兵力,想抵挡住这群疯狗一样的敌人,情形非常危险。

  部队已经在竭尽全力地奔跑了,赵大刀仍嫌部队跑慢,他冲司号员喊了一声:吹冲锋号。

  司号员气喘吁吁地站在一个土坡上,吹响了冲锋号。由于司号员气力不足,号声就粗一股、细一股的。

  连队听到了冲锋的指令,疯了似地向前奔去。

  他们在后面一个冲锋,敌人就溃退了。赵大刀一鼓作气,挥舞着大刀,冲上了阵地。警卫排长苍白着脸,向他报告:赵连长,赵果被敌人包围了。

  赵大刀顺着警卫排长指的方向望去,看见赵果且战且退,敌人正一窝蜂似地向她拥去。赵大刀喊了一声:不好,跟我来。

  说着,挥起大刀,向敌群冲去。

  此时,他的眼里只有赵果了。赵果的安危揪着他的心,他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赵果。

  身怀六甲的赵果一直在后勤工作,行军打仗的,赵大刀很少能看到她,但他一直惦记着赵果。

  赵果结婚了,是他把赵果背到了马师长面前。从那一刻起,他心里许多模糊不清的东西,被一股大风刮跑了似的,剩下的电清清朗朗的天了。从此,他就真正地把赵果当成自己的妹妹了。这种情感的变化,让他的内心多了一份责任和记挂。只要一有时间,他就会想起赵果。

  辽沈战役的间隙里,他见过几次赵果,发现她的腰身有了变化。不用说,他也知道,赵果怀孕了。他就用一种担心的目光去望赵果。

  赵果冲他笑笑道:大刀,别担心,孩子不会生在战场上。

  他也笑一笑,笑得有些虚弱。

  赵果在这次战斗中,小产了。战地医院里,她在强烈的阵痛中,生下了一个男婴。男婴有力的哭声,让远处的枪炮声渐远渐弱起来。

  有幸听到婴儿啼哭的士兵们,在以后很长的时间里,那嘹亮的婴啼一直盘亘在他们的记忆里。马起义给孩子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,叫马津京,意思是纪念平津战役。

  赵果生孩子时,马起义率领的二十一师正在围攻天津。

  赵大刀在战地医院接受了手术。麻药不够,就硬挺着,护士在他的嘴里塞了一条毛巾,那条毛巾生生地被他咬烂了。当两粒子弹从他大腿里取出来时,人也终于疼晕了过去。

  赵大刀这次并没那么幸运,双腿的骨头几乎被子弹击碎了。也就是说,在短时间内,他的伤不可能痊愈。

  天津解放了,接着北平也和平解放了。平津战役顺利结束。

  国民党的队伍,真是兵败如山倒了。随后不久,同样著名的淮海战役,打响了。

  赵大刀和赵果被迫留在了天津,这里有部队的留守处。许多伤兵和后方的一系列事情都由留守处负责处理。队伍每解放一座城市,都要留下一批数量可观的部队干部,他们要建立新政权,恢复百姓的生活秩序,恢复生产,支援前线的战争。

  刚生完孩子的赵果,一边照料孩子,一边协助留守处的同志处理地方上的事,有时也抽出时间去医院看望赵大刀。

  赵大刀已经能拄着双拐在地上走动了。

  赵果每次来时,都会给他带来前线最新的消息。

  赵果说:淮海战役胜利了,并且全歼黄维兵团。

  她还说:百万雄师过长江了,南京解放了。

  在这之前,毛泽东用湖南腔的普通话,已经向全世界宣布: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!

  中国历史已经翻开了一个新的纪元。

  随着部队的节节胜利,大半个中国已经解放了。蒋家王朝已是江河日下,南京一丢 ,国民党部队真的大势已去,只剩下海南岛仍盘踞着残敌。

  赵大刀后来又从赵果的嘴里得知,自己的部队正在为解放海南岛作着战前的准备。

  眼见着全国就要解放了,赵大刀的腿伤仍没有痊愈。尽管不用拄拐了,可双腿仍不敢太吃力。他每天摇晃着走进留守处,不论见到谁,都说:我的伤好了,啥时候安排我回部队呀?

  留守处的王主任以前是团长,也是长征时的老资格了。他一见到赵大刀就皱眉头,这些日子,他被赵大刀纠缠烦了。赵大刀一见到他,就让他给自己开证明,要求回部队。

  王主任就说:我说赵大刀,你现在是能跑还是能跳啊?你跑一个、跳一个,我就让你归队。

  赵大刀梗着脖子,做出一副跑的样子,却只晃动了几步,就摔倒了。

  王主任就拍着手笑道:哎呀呀,你就别逞能了,就你这样归队,也是个累赘。你就安心养伤吧。

  赵大刀望着自己不争气的双腿,眼泪只能在眼圈里含着了。

  赵果也过来劝他:大刀哥,你别急,到时候咱们一起归队。

  隆隆炮声中,全国终于解放了。蒋军拖家带口,狼狈不堪地逃到了孤岛台湾。岛内一时乌烟瘴气,混乱不堪。解放大军一直追到了厦门,才暂时停下了追击的脚步。

  天津的留守处,再也没有留守的必要了。四野的大军早已凯旋。留守处的人,包括王主任在内,接到上级的命令后,一古脑转业留在了天津。

  留守处撤消前几日,王主任找赵大刀谈了一次话,他已经分别和养伤的四野战友都谈过了,中心意思只有一个――转业,支援地方建设。王主任传达的上级指示,得到了一部分人的积极响应,但也遭到了一些人激烈的反对。赵大刀就属于后者。当他听说让他转业留在天津的决定后,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扎舞着手在屋里转了好几圈,然后“啪啪”地拍着双腿说:王主任你说啥呢?我的腿已经好了,现在让我冲锋打仗啥都不耽误,咋就让我转业了?!

  王主任就给他讲了一通大道理,从中央讲到地方,又讲了全国的形势。可不论王主任讲什么,赵大刀一个字也听不进去,头摇得拨浪鼓似的。王主任的唾沫都讲干了,见赵大刀还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,便说:不管怎么说,你是个军人,是军人就得服从命令。

  赵大刀也梗了脖子,瞪起了眼睛:我是二十一师的人,要服从也要听二十一师的命令。

  赵大刀不想听王主任絮叨了,他要回二十一师。他一直坚信,自己活是二十一师的人,死是二十一师的鬼。他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留在天津。

  二十一师回到东北后,抽调了一部分人去深山老林里剿匪,另一部分人帮助地方恢复秩序和生产。虽然东北已经解放两三年了,但一切都是千头万绪,百废待兴。

  赵大刀找到了二十一师的驻地,准确地说,是枣红马的嘶鸣把他引来的。此时二十一师驻扎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,那匹枣红马就拴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上。

  见马如见人,远远地望见那匹马,赵大刀就受不了了。从陕北到现在,枣红马是他在这支部队成长的最好见证,看见它,他的眼泪顿时就在眼圈里含着了。

  他哽着声音喊:师长,师长,赵大刀回来了。

  马师长和李政委正在屋里开会,研究的最新课题就是剿匪和地方建设。听到赵大刀的喊声,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。赵大刀猛的一扑,就把门撞开了。

  赵大刀身背大刀,穿着军装,立在人们的面前。他们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赵大刀了,所有的人都是又惊又喜。

  马师长一下子把赵大刀给抱住了,然后上下把他打量了,说:嘿,你小子,还囫囵着啊。

  赵大刀就给众人敬礼:报告,赵大刀要求归队。

  赵大刀的要求,让所有的人都哑了口。在这之前,他们早就接到了军管会的通知,赵大刀已确定转业,在地方另行安排工作。也就是说,赵大刀已经不是二十一师的人了,他所有的关系都移交到了地方。

  赵大刀得知这一消息时,突然放声大哭起来,他牛一样地哀嚎着:你们不要我了,你们真的不要我赵大刀了?!

  马起义背过身,一遍遍地揉着泪眼,他又何尝舍得赵大刀啊。部队南下时,他甚至还幻想着赵大刀能及时归队。他知道,赵大刀就是为了战争而生的,是一员虎将,交给他一个营,不,就是一个团给他,他也能胜任。可马起义盼来等去的,却是赵大刀转业的消息。二十一师遇到的这种事太多了,每次战役结束后,都会有一批优秀的干部转业留在地方,然后又有新兵补充进来。每遇到干部转业,就像在割二十一师的肉,马起义心疼啊。可这是上级的命令,上级考虑的是全局,不是哪支部队,他能做的也只有服从。

  赵大刀确定自己的命运无法挽回后,擦干眼泪,瞪着马师长说:就这样离开二十一师,我赵大刀心不甘哪。此时,他又一次感受到了迷失。第一次是自己掉了队,这次却是部队不要他,他觉得自己又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人了。

  马师长也长叹一声,拍着赵大刀的肩头说:大刀,现在咱部队不打仗,养不了那么多人了,说不定啥时候,上级也会让我转业的。

  赵大刀的眼前就黑了,大势所趋,他又有什么办法呢?

  临离开二十一师前,马师长请赵大刀吃了一顿饭。酒是少不了的,两个人又像当年一样,连干了三碗后,酒劲儿就上来了。赵大刀解开衣服扣子,看着自己身上的伤疤,一一抚触着,仿佛回味着记忆。他含了泪道:师长,我会想你们,想二十一师的。看不到你们,我就看身上的这些纪念。

  从武汉到陕北,再重新找到部队后,他曾无数次地发誓:生是部队的人,死是部队的,鬼。没想到自己还好好的,上级却一纸命令,让他离开了部队,他心不甘哪。

  最后,他一步三回头地走了,眼里的泪水迷蒙了双眼。

  马起义牵着马来送他,走到二十一师门口时,他看到了插在大门上象征着二十一师的旗子。他立住脚,举起了右手,向那面旗子敬礼。他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,他在心里说:再见了,二十一师。

  马师长也动了感情,咬着牙说:大刀,我知道你对部队的感情,等再打仗,部队扩编,你还回来。

  师长,你一定要想着我。

  赵大刀说完,转过身,像士兵那样地走了,身后大刀上的红绸在风中一飘一飘的。

  马起义牵着马立在那儿,目送着赵大刀远去。

  枣红马似乎也意识到赵大刀要离开了,它长长地嘶叫了一声。

  赵大刀回了一次头,朦胧地看见远远伫立的师长和马。这时,他突然冒出一个念头,在心咬牙切齿地说:我赵大刀迟早要回来的。而一年后,这个念头就应验了。

  赵大刀别无选择地回到了天津,到军管会报到了。他被分配到天津的商业局当了一名科员,从此,开始了他短暂的地方工作。
第十六章

    留守处完成使命后,也宣布解散了。赵果接到了归队的通知。

  赵果的儿子马津京两岁了,两岁的孩子已经能满地跑了。离开天津前,赵果牵着儿子找到了赵大刀。赵大刀已经到商业局工作了,商业局设在租界内的一栋小楼里。

  赵大刀一看见赵果便什么都明白了,他知道赵果是不会转业的,她没伤没病,重要的是她是马起义的妻子,迟早会走的。两年多的养伤期间,赵大刀和赵果之间的感情纯粹而又美好。他真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,赵果忙着留守处的工作,他就帮着照顾马津京。孩子早就把他当成了亲舅舅,小家伙是他看着长大的。

  马津京一见赵大刀就扑过来,赵大刀顺势把他抱在怀里。小家伙就说:舅舅,我和妈妈要去找爸爸了。

  虽然他早就有预感,但听了孩子的话,心里还是“咣当”响了一下,他望着赵果。赵果说:我刚刚接到归队的命令。

  赵大刀的眼圈红了,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的,但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。他低下头,哽着声音问怀里的孩子:津京,你走了,想舅舅吗?

  小家伙朗声答:想!

  马津京看到了赵大刀一张愁苦的面孔,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,一边哭一边说:舅舅,你跟我们走,去找爸爸。

  赵果的眼泪也快流下来了,她从赵大刀的怀里抱过孩子,强忍着伤感说:大刀哥,我们走了,这里就剩下你一个人了。

  赵大刀抹了一把泪道:赵果你放心吧,我赵大刀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,这次我也能行。

  赵果望着赵大刀,低声道:大刀哥,你年纪也不小了,该成个家了。

  关于成家的事,赵大刀真的没有想过,从红军到八路军,又到东北自治联军,还有后来的解放军;从瑞金到陕北,又到东北,,队伍一直在打仗,战争消耗掉了所有战争中人的精气,况且在战争年代,结婚是有条件的,不是想结就能结的。直到这时,他才意识到,自己都快三十岁了。

  他认识赵果时,曾经有一种温柔和梦想的东西悄悄地潜入到心底,让他多了份期待和渴盼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样的想法越来越淡,直到马起义和赵果结婚,他才彻底从朦胧的梦中走了出来。

  他和赵果之间只剩下友谊了,这种友谊超越了战友间的情谊,是一种朦朦胧胧,说不清、道不明的友谊。他想起来就有些甜蜜,也有些苦涩,但更多感受的是一份亲情。他相信赵果,不论她说什么,他都认为是有理由的。他说不清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不,论自己处于什么情绪之中,只要看见赵果朝自己走来,轻轻地唤一声:大刀哥。他就什么也不在乎了。

  赵果继续嘱咐着:大刀哥,这回到地方工作,生活稳定了,你也该成个家了。

  他仍不说什么,只静静地望着她。

  她仍自顾自地说下去:大刀哥,我帮你介绍个人,这人你认识,就是和我一起投奔延安时的李静,也是抗大的学员。

  赵大刀一下子就想起来了,那十几个学生中的确有个叫李静的女生。一天晚上走夜路时,她还走丢了一只鞋子,还是赵大刀在一个泥坑里给摸了出来。到达陕北后,李静也上了抗大分校,两个人还曾经住过一个宿舍。

  他还记得,赵果与师长结婚那天,李静红了脸拼命地拍着巴掌,兴奋得就像自己在结婚。

  赵果又说:天津解放后,李静就留在天津了,在妇联工作。我和她提起过你,她对你印象不错。

  听赵果这么说,赵大刀的脸上就火辣辣的,似乎李静就在他的面前。李静不李静的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是赵果介绍的,他不能反驳赵果什么,赵果在他的心目永远是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  在赵果的安排下,赵大刀很快就与李静见面了。

  李静早就脱了军装,一副地方女性的打扮,穿着列宁装,梳短发,很干练的样子。她一见赵大刀,就脸色绯红,下意识地给赵大刀敬了个军礼,说了句:赵连长同志,你好。

  一个敬礼,一声“连长同志”的称谓,就注定了赵大刀与李静的婚姻。

  虽然李静所做的一切看起来简单、平常,但对于赵大刀来说,却是太丰富了,这就是战友啊!他百感交集,似乎又回到了队伍中。他面对着李静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 
 乐狍子-乐出鼻涕泡